职场

说谎职场故事

| 点击:

【www.fsgl168.com--职场】

说谎职场故事

说谎职场故事1

  说也奇怪,有时候有许多事总是老赶在一起。吃过午饭连续接了三个电话,一个是换洗菜盆水龙头的,一个是换家里水总阀门的,还有一个是通下水道的。

  首先去换那家洗菜盆水龙头,原来那是个不锈钢盆,是老式的那种。装水龙头的孔有点小。现在的混合水水龙头都装不进去。只好应角磨机慢慢的扩大。本来10分钟搞定的事情,半小时才搞定。然后再去那家换总阀。进去一看,装修时把那块包起来来,只留一个口,操作起来很困难。可是咱就是解决困难的,有可能也得行办法呀。本来半小时打算搞定的,结果一个多小时。那个下水道人家都打了好几次电话催了。赶紧打电话马上到。就在这时一个电话进来了,一个客户要换太阳能的管线,一般这个活很挣钱的,一百块一个小时就能搞定。他也很急。想了想还是先挣这一百块。毕竟那个下水到疏通才30块。

  可是,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。只好打电话给她编了故事,说有一家管线漏水很厉害,必须先去抢修,请她延后一些时间。听得出她不是很情愿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我想如果她真的不答应,我也只有舍弃那一百块。毕竟有些人不能等(搞维修的也不是我一个)。

  一个小时后管子换完了,急忙去她家。帮她弄通了下水,感觉自己撒谎骗她挺不够意思的。说好三十块,最后只收了她二十块。看得出她还是很满意的。

说谎职场故事2

  职场谎言只要不被戳穿,一切都OK,但一旦被戳穿,尤其是当面被领导戳穿,如何处理才能挽回信任危机呢?

  一旦开口说出一个谎言,就要接着用更多的谎言来圆

  职场上谁没撒过谎?问题的关键在于,只要不被戳穿,一切都OK。而问题的另一个关键在于,你一旦开口说出一个谎言,就要接着用另外一百个谎言来圆。如此一来,怎么可能不被戳穿?

  王旭荣说他的一个同事最近的境遇就很尴尬,几乎到了要离职的地步,事情的起源就与那人编造的谎言有关。那个同事因为经常被压制,对顶头上司很不满。有次,得到一次和大领导一起会见大客户的机会。席间空隙,看左右无人,那人假装不经意地说起小领导在背后对大领导颇为不满,说得顺溜,其中除了加油添醋外,顺便还无中生有了一些话。那个同事得意地跟王旭荣说起这事的时候,王旭荣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好意提醒同事,背后告状就算了,没必要编谎增加其罪。

  果不其然,后来在某次公司部门会议上,大小领导突然因为某件小事爆发了争执。两个人吵得面红耳赤,分别都拍了桌子,全都热血上涌,说话不计后果。小领导突然发难,一定要大领导对最近整他的事给出个交代。大领导被逼急了,直接把那人说小领导的话,包括编的谎当作证据原样端了上来。在这种非常情势之下,王旭荣的那个同事被召唤到现场。他窘到极点,为了当初那些谎言能成立,他继续编造了更多的谎言,想在众人面前证明他真的是个诚实的人。

  只是,你知道的,在当事人面前直接撒谎,这是世界上最难也最痛苦的事。到后来,两个领导都对那人充满了怒火与完全的不信任。

  事后,那个同事向王旭荣诉苦,当时被叫去对质时,一时慌乱,就失去了判断,不知如何应对。真应该什么都不说,不否认但也不辩解,虽然难堪了些,至少后果还不至于那么严重,事后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  说谎的后果多严重,还取决于你平时的为人怎么样

  杨朝是一家商业单位的部门主管,年初公司对他部门里的人事进行了调整,新人员又一直没进来,部门里有个位置空缺,很多基层的工作经常找不到人来做。这时候有个主管领导想介绍个亲戚进来,找杨朝,杨朝就一口答应了。

  谁知那阵子单位马上就招聘进来了一个新员工,做事情很勤快。而且这个同事处事成熟稳重,在行业内已经有5年的工作经验,很快就熟悉了工作流程。试用期过后,那个同事将转正申请表交到了公司。

  杨朝心里尽管对这个同事的表现还比较满意,但考虑到主管领导要介绍进来的亲戚,所以无奈只能拿这个同事开刀。凭着跟公司老总关系还不错,杨朝借工作上的一些瑕疵找这个同事谈话,以他工作还不够积极,形象也不好为由暗示他主动离开部门,并且说这是公司老总的意思。杨朝心想,以前部门里人员流动是不需要经过公司高层的,况且这个同事还没有转正,走了这么一个人也不会有人特别注意到。

  谁知这个新来的同事不甘示弱,直接找到了公司老总,询问自己不能转正的理由。杨朝事前并没有跟老总打过招呼,老总跟那个同事说,这件事自己完全不知情!杨朝的谎言不攻自破,而且还有“假传圣旨”的嫌疑。夹在老总与同事之间的杨朝,觉得自己遭遇了从未有过的信任危机。

  最后,他主动找到了老总,说明了内在原委,并且如实反映了该同事的工作表现情况。幸好老总对杨朝的印象向来不错,还是比较维护他的。一番商量之后,将该同事调到另一个部门,这场谎言风波才平息下来。

  替领导说谎,风险与机遇并存,谁说的谎谁就得为后果负责

  江小夕所在公司的上班时间比较早,但同事们谁也没有胆量破坏制度,每天早上都准时到公司上班。只有一个人,经常游离于制度之外,那就是江小夕部门的主任,每天都是八点半左右才姗姗来迟。

  有一天周五,和往常一样,八点钟,江小夕没有见到主任的影子。半个小时过去之后,主任还是没有到。这个时候,公司老总到主任的办公室找他。结果,吃了一个闭门羹,门紧关着。于是,老总就问江小夕,你们主任还没来吗,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来上班。江小夕抬头偷偷地瞄了瞄老总,只见老总脸色有点黑,听着语气也不是很好。江小夕想了想,应该不能实话实说,于是就为主任撒了一个谎,说主任刚刚来过电话了,早上临时去了一个客户那边,现在应该在谈了,那边结束后会回公司的。老总听了,没说什么,就走开了。

  等老总走了一会,江小夕突然想起应该给主任打个电话说一声。但左打右打,对方一直是忙音。等好不容易打通电话,把这事一说。主任说,麻烦了,刚才老总转身就给他打了电话,他已经告诉老总,自己睡过头了,所以迟到了。

  江小夕一听,赶紧跟主任说,一人做事一人当。自己马上跑去向老总“请罪”,说之前说谎全是自己的主意,跟主任无关。老总只是淡淡地说了两句,既然这样,就扣掉200元当月奖金以作惩戒,以后不要这样子自作主张了。

  事后,主任很高兴,跟江小夕说,老总夸他实在,没有为自己的迟到辩护,还让他不要责怪江小夕,说下属替他说谎是维护他,说明他深得下属人心,是好事。而江小夕被扣掉的奖金,也被主任以其他奖励补偿了。

  一旦谎言被点破,要尽快寻找私下沟通的机会

  信任感是职场上人际关系的最高层次,他人一旦有被欺骗的感觉,要重新建立信任将加倍困难,而私底下的.坦诚相对有助于将大事化小。

  在我们所受的教育中,我们一直被告诫要做一个诚实的人,但是在考验情商的职场之上,谁能不说谎?职场上的谎言形形色色,为了形象、利益等等大大小小的理由,谎言可能出现在任何场合、任何对象身上。然而有句话叫做纸里包不住火,抛开那些善意的白色谎言不提,一旦谎言被戳穿,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是长期而深远的。

  一般而言,职场上出现的谎言,目的不外是两种:保护自己和得到好处。

  保护自己而说的谎言,可能是最常见的。做错了事,一想到后果可能是负面的,便会以谎言掩盖真相。此外,有些人为了得到一些东西,也会说一些好听的话,甚至许下不能成真的诺言。可是谎言带来的好处往往是暂时的,而为了掩盖一个谎言,往往要说更多的谎言,那这样的心理压力,又是否是值得付出的代价?

  职场老兵的说话策略通常是九真一假,把那一句关键的假话隐藏在一片真话的丛林里,自己心理上会觉得没有完全说假话,而对外则希望于这障眼法能够瞒天过海。然而你想要蒙蔽的对象是真的不知道吗?未必。所谓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很多时候,对方并不是被蒙蔽,而是对无关紧要的谎言予以了宽容。

  在最近颇为流行的一部美剧《Lie to Me》(《别对我撒谎》)中,男主人公莱特曼博士的原型、美国加州大学医学院心理学博士保罗·埃克曼博士曾经说过,说谎者绝不该轻率地认为,受骗者都愿意蒙在鼓里;但,真相与快乐不可兼得;所以,“抓谎者”也绝不该轻率地认为,自己有权说破每一个谎言。作为上司或同事,身处职场,即便发现了他人的谎言也要谨慎对待,给对方留一个恰当的空间。而你一旦被他人戳穿了谎言,要尽早在公之于众之前,找到当事人坦诚,并积极沟通,将后果化小。

  在关键的问题上说谎,或者说一个百分之百虚假的谎言,既不明智,又极易被揭穿。一般说来,当面直接揭穿对方说谎,将使双方都面临非常尴尬的局面,所以大多数人都只会含蓄地点破,想给对方留点面子的,还会私下里沟通。若得到这种待遇,说明对方还对你有一定的信任,只要立刻诚恳地承认错误,坦白真相,如果没有“大话王”的前科,基本还都能迅速地修复自己的形象。但如果是在公众场合被揭穿,而且事态已经被扩大化,要修补自己的形象,就将是一项漫长的工程了。基本上只能指望随着时间过去,人们渐渐淡忘。而且还要保证在这段淡忘期间内表现一直良好,不出现类似事件。

  信任感是职场上人际关系的最高层次,要建立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人们一旦有被欺骗的感觉,要重新建立信任将加倍困难。说谎这件事所带来的被背叛的感觉,将是写在人们心上的档案,比纸上的档案更不容易被遗忘。所以,在职场江湖,说谎之前一定要想到后果。对于重点问题,你如果没有把握瞒人一世,那么最好就不要说假话。

  谎言毕竟是谎言,它可能在一部分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,也可能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,但绝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。除了那些因为公司制度、老板心态等等客观原因而不得不说谎话的场合,能够说真话的时候,尽量说真话吧。因为每一句真话都是在为你信任的堤坝添砖加瓦,当万一有那么一天,你的谎言被揭穿时,人们会联系你平时的表现,来决定要不要原谅你,和要用多长时间来原谅你。

说谎职场故事3

  一早,牛总便发现自己办公桌上竟多了一只蓝色的鱼缸,里面还有几尾漂亮的金鱼。“这是谁的鱼缸啊?”牛总挨个问遍了办公室里的同事,可他们都说不是自己的。“呵,那就是送给我的了,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。”牛总喜滋滋地说。

  牛总刚走,李姐就很不屑地骂了一句:“哼,也不知是哪个马屁精,送了礼还不敢留名。”“就是!这种人最不要脸了!”老刘也愤愤不平。为了表明“清白”,我也随声附和了几句。“小张,你说这金鱼会是谁送的啊?办公室里就咱们这几个人,应该不会是外人啊!”李姐那异样的眼神很明显就是怀疑我了。“我看这得问那几条鱼了,他们可是不会说谎的!”我自然也没好气地顶了她一句。“算了算了,可别为几条鱼伤了大家的和气。”老刘赶紧过来打圆场。

  第二天,办公室里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:以前李姐每天都要迟到十几分钟的,现在居然提前半小时早早到了;老刘往日上班时爱在电脑上玩玩牌,这回却当着我们的面将电脑里的游戏删了个一干二净。大伙嘴上不说,心里却都跟明镜似的:如今可不比当初了,既然有人给牛总送鱼,自然也会向他打小报告……这天,牛总突然找我:“小张啊,我这金鱼昨天死了一条。我忙得很,你帮我去街角超市对面的那家鱼店里再买条一样的回来。”我一听这话,就愣住了。牛总嘿嘿一笑,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小张,估计你也猜到了,这鱼其实是我自己买的。其用意嘛,呵呵……你可要替我保密啊。”

 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望了望鱼缸里那几条鱼,似乎它们也朝我诡谲地笑了笑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fsgl168.com/zhichang/142951/